記:2011年暑假菲律賓國際參與行動

文:鄭如棻(南洋台灣姊妹會榮譽理事)

2011年7月1日-8日,我以及梅花、曉鵑、滿枝代表南洋台灣姊妹會至菲律賓的馬尼拉參與國際移民/工聯盟(International Migrants Alliance(IMA))和國際婦女聯盟(International Women’s Alliance(IWA))的會員大會,又適逢7月初在馬尼拉舉辦的國際人權與抗爭活動(International Festival International Festival of People’s Right and Struggles(IFPRIS))使得馬尼拉當地聚集了菲律賓各地及其他國家的勞工、農民、女性、原住民、移民工的草根組織與抗爭文化工作者,彼此互相交流組織工作及抗爭經驗。

7天的行程裡參與了許多國際性的會議及論壇,7月2日早上先是在奎松市(Quezon City)的迪利曼(Diliman)菲律賓國立大學,參與了第五屆國際民主和合作的論壇(V Foro Internacional Democracia y Cooperación(VFIDC))所舉辦的亞太地區區域論壇,這個為期兩天的論壇,參與者包括了亞太地區的工人,婦女,移民,原住民,農民和漁民組織工作者,主要討論全球化對各地人民所造成多重的負擔及危機,並且如何在不失去各自的身份下,找到更堅實的國際的聯合行動。論壇的開場引言者Tony Tujan提到如果你是亞洲地區以外的人,在主流媒體的你會以為亞洲現在處於一個高度發展的狀況,但其實不是這樣子,亞太地區有著嚴重的二元事實,富人與窮人之間,被壓迫和壓迫者,被剝削的和剝削者之間。亞洲有著世界最高的工人彈性化,比率是9%,而移民與移工的勞動環境則是彈性化最嚴重的,Tony Tujan強調我們有問題,我們需要加強我們的團結 - 使我們的運動可以在我們的每一個國家,了解我們的相互關係,我們可以加強彼此。

由於下午就必須辦理IMA的報到手續,於是便先行離開了論壇,來到了同在Diliman大學裡的IMA會員大會會場,此次的會議主要是希望它的成員和參與組織,能繼續建立和加強跨國際的移民/工和難民的國際運動,以反對帝國主義。很有效率的,雖然主要會議期程是在7/3-7/4,但當晚用過飯後便聚集了各參與移民/工組織工作者,討論各國正面臨的移民/工問題,分區域做討論,姊妹會在東亞組,跟著我們這一組討論的有香港、澳門、印尼……等等的組織工作者,彼此先交換意見跟想法。隔日一早,IMA的開幕及歡迎儀式,在一段開幕舞後,梅花代表姊妹會拿著會旗,與其他參與團體共同將代表自己團體的旗幟掛在會場的牆面上。

兩天的IMA會議裡,開頭的主題報告中體現了各地移民/工草根組織對其議題的深度分析,由於自己的菜英文,參與會議只好依賴曉鵑的專業翻譯,耳朵聽著這些各地草根組織者發言的同時,也驚訝著他們的演說內容,對比著台灣,在勞工運動場合中,我最常聽到的勞工議題討論,通常只限於台灣本地的政策、經濟因素分析,而在IMA的會議裡,卻是更升上一個層次去談論自身議題與資本主義、帝國主義的關係,比如說有組織者提到,移工是因為國家的低度發展,人力被商品化,在國家沒有真正發展的狀況下,移工被拿來解決國家的問題(可以賺外匯),並導致移工的孩子吸毒、輟學,如果大家沒有組織起來,情況會繼續惡化,除此以外,也討論某些國際性的組織(比如:ILO、GFMD)對移民/工的影響,最後一天的會議裡,東亞組在深度討論下給了些建議給IMA的2011-2014年度計畫(GPOA),匯聚了各區域的建議後,達到共識後,IMA的GPOA於是形成。有了GPOA,當然需要要勇於任事的執行者,大會最後更選出了執行GPOA的ICB(International Coordinating Body)成員,曉鵑獲得推舉,更當選了ICB成員。



IMA會議期間,姊妹會也同時間參與其他國際性的活動,7月3日下午的國際電影節,放映了姊妹會的紀錄片「姊妹賣冬瓜」,梅花與滿枝代表做映後座談,參與座談的成員皆對姊妹會自己手工製作的紀錄片報予高度評價。另外也參與了IFPRIS的團結之夜,姊妹會與一同同行的友好團體(四方報、世新社會發展研究所),共同演出了台灣移工的處境,簡單俐落的表演讓在場的與會人士讚賞不已,報以熱烈的掌聲。


 (國際電影節,《姊妹,賣冬瓜》映後座談)


(IFPRIS的團結之夜演出 )

結束了IMA的會議,緊接著是IWA的會員大會,此次會員大會主要是要推進全球反帝國主義婦女運動並加強國際婦女聯盟!會議中首先聽到了各國婦女的狀況,議題包括了有農村婦女的土地權、婦女工作上各種權利的剝削、原住民婦女/孩童的狀況、懷孕婦女的墮胎問題、法律及經費對婦女的保障……等等,IMA討論婦女議題的方式也讓我對思考婦女議題的方式有不同的視野,當她們在討論性別問題時,不會特別強調男性對女性的壓迫,而是從更實際的歷史、政治、經濟方面去討論女性受到的各種壓迫,印象最深刻,比如其中一位蒙古的代表提到,蒙古原有的遊牧生活被一些開發所破壞,婦女們被迫離開原有的遊牧生活來到城市,婦女們只會放牧牛羊在無一技之長的狀況下,無法維生,而有些慈善團體雖然提供她們職業訓練,但卻是提供性別化的職業訓練,女性學習怎麼帶小孩而男性學習電腦,另外有一個菲律賓的同志團體提到,有些企業會晉用女同志做員工,因為女同志很強壯又不會有婚嫁、產假,工資也較便宜。另外很特別的是,在聽了各地的狀況報告後,IWA與IMA一樣,先討論了聯盟的章程,使聯盟內的成員可以先達到團結的基礎後,再討論IWA未來四年行動計畫,一樣先分區域討論再達到集體共識,東亞組建議(1)支持LGBT(2)注意移民工及人口販運的問題(3)推動教育宣傳(4)要求ILO(國際勞工組織)通過最低工資(5)非法移民合法化(6)3/8及11/25有同步行動(7)除去美軍勢力,各組在提出建議後,選出執行幹部,推動IWA的四年行動計畫。

連續參與了兩個草根組織聯盟的會議,深深感受到聯盟設計會議流程的認真及用心,藉著討論會員章程讓大家清楚聯盟的主要目的,也在大家可以互相交流組織經驗及議題後,試著能夠達到連結,且會議的目的並不是只限於聽及說,還要成員們去實踐,所以很具體的在會議的尾聲一定要推選出執行計畫的幹部,並對下一次的會員大會負責。

7天的行程,說真的很忙很累,但卻是收穫滿滿,那個收穫不是只在議題的瞭解上,還有更多是在於組織的發展上,謝謝姊妹會提供我這次的參訪經驗,也謝謝同行的夥伴,對我在人生地不熟的狀況下狀況連連的包容,這是一個有意義且豐富的行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記得留言的時候請選擇【名稱/網址】這個選項哦!
這樣才可以清楚知道你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