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椰奶遇上珍奶] 南洋台灣姊妹會新的節目


    目前網路非常方便,在家也可以逛街等.....但是有群人也藉由網路來介紹移民議題、多元文化,這群人來自不同的國家慢慢用自己的力量向社會發生,她們就是南洋台灣姊妹會,姊妹會成立於2003年12月7日,組織的目的是提供各種管道和方法,讓主體能夠逐漸突破現實的限制,發光發熱!

     姊妹會藉由網路說說移民的生活歷程,讓更多的朋友們認識移民並且了解移民文化。一系列的節目全由姊妹、志工 新創作的節目,在各位朋友的眼裡移民會是什麼樣的樣貌?人們或許用成見或刻板印象看來自東南亞移民也有許多人會覺得她們就是媽媽、媳婦、人妻的角色而已,但我們可以看到這一群姊妹她們凝聚力量非常佩服。我們一起來看她們自由發揮的能量吧!


節目名稱當椰奶遇上珍奶

主持人:洪滿枝(南洋台灣姊妹會工作人員,越南移民)、李孝濂(東吳大學人權所研究生)

節目表:



本集主題及內容介紹
來賓
連結
第一集
將介紹南洋台灣姊妹會成立的起源與組織的目的,並說明南洋台灣姊妹會存在的價值與意義為何。
吳佳臻(南洋台灣姊妹會北部辦公室主任)
李佩香(南洋台灣姊妹會北部辦公室專案執行祕書,柬埔寨移民) 
第二集
將為各位介紹一部紀錄片:《姊妹,賣冬瓜》。這是一部關於移民人權運動與組織的紀錄片。藉由這部紀錄片的完成,南洋台灣姊妹會希望真實紀錄下這幾年移民運動的歷程與成果。紀錄片製作耗時二年,由新移民姊妹們自行包辦拍攝、配音、配樂、剪輯等所有工作,也就是說這部紀錄片是完全由姊妹與志工共同創作完成的。
鄭小文(中國移民)
李佩香(柬埔寨移民)
第三集
不知道你從小聽到大的歌謠有哪些?歌謠通常是人們心情的寄托,或是呈現大眾生活的真實面貌,歌謠除心情的抒發外,也具有娛樂的功能。姊妹們將在節目上獻唱,並且介紹其歌謠的意義,加上珍奶哥哥現場吉他伴奏,相信會給你一個輕鬆愉快而有趣的午後時光。 
洪金枝(越南移民
武氏竹(越南移民
林妘潔(泰國移民

第四集
節慶是各種文化當中相當獨特的一環,與人民生活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相信大家都相當熟悉台灣的傳統節慶:除夕、春節、元宵節、清明節、端午節、中秋節等,但對於東南亞文化節慶你又知道多少呢?
陳瑪莉(泰國移民
洪金枝(越南移民
商莎莉(柬埔寨移民)
第五集
『吃』是每個國家文化中的精髓,除了反映當地的食材特色,也呈現該國人民對口腹之慾的獨特觀點,與人民生活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相信大家都相當熟悉台灣的各種小吃,但談到東南亞菜,大家腦海中除了越南的河粉、泰國的涼拌青木瓜之外還有哪些?對於東南亞的飲食文化你又知道多少?
陳瑪莉(泰國移民
洪金枝(越南移民

第六集
還記得孩提時的竹槍、小沙包嗎?這些陪伴大家成長的小童玩構築了屬於我們的童年回憶。而這些通常取材於週遭材料的各種傳統 童玩,在東南亞文化當中,又有什麼樣的特色呢?東南亞小朋友們又是如何發揮他們的創意與想像力呢? 
林妘潔(泰國移民)    
洪金枝(越南移民)
第七集
擁有工作權,是人民基本的權益。個人要藉由勞動來生產和製造其所需要的生活的物質基礎,滿足其需要,都必須要經由合宜公平的工作條件與場域來維持。新移民姊妹在飄洋過海來到台灣這片土地生根時,在勞動工作上面會臨到什麼問題呢?

王娟萍(新移民勞動權益促進會,王娟萍理事長)

洪滿庭(越南移民)
陳梅花(印尼移民)
第八集
家庭暴力,對於受暴的婦女是心中永遠的痛。今天的在台灣碰到家暴時常常有的狀況。節目將探討新移民女性面對家暴的狀況與移民女性碰到家暴時與本國婦女不同的狀況與處置方式。而對於一般民眾或或非當事者,在面對家暴受害者,你可以給予的協助。

鄭詩穎(南洋台灣姊妹會社工)    
李佩香(柬埔寨移民)    
陳梅花(印尼移民)
第九集
「世上只有媽媽好,有媽的孩子像個寶」~這首耳熟能詳的兒歌,讚美母親的偉大,而新移民女性來到台灣,往往只肩負了母親角色的重擔,卻沒有得到相應的尊重與重視。節目將探討新移民女性的親職關係,新移民女性在教育孩子上碰到的來自於家庭當中其他成員以及整體社會種種的壓力,新移民女性當如何因應,作一個成功的母親。 葉貫蓮(越南移民)    
李佩香(柬埔寨移民)
王筱慧(姊妹會理事)
第十集
外籍配偶辦理國籍歸化需花費相當長的時間才能完成,而身份證明對外籍配偶們也有迫切的需求,拿到身分證對於姊妹來說,生活與工作上有非常大的幫助,許多的目前外籍配偶在申請歸化國籍時往往在申辦手續中 因不清楚流程而白白耗費許多時間,或是在申辦流程中往往會碰到許多的問題。
蔡文如(台北市中山區戶政事務所主任)
葉貫蓮(越南移民)
曾女香(越南移民)

4 則留言:

  1. 好棒好棒 我愛你們~~~BY 蘿拉

    回覆刪除
  2. 大家都有化妝、打扮過來上節目耶
    太有心機了
    都沒人提醒我...

    佳臻

    回覆刪除
  3. 澄清一下唷!台灣庇護所資源確實很有限,但不是要斷手斷腳才能住,也不是精神暴力都不能住,不管受暴程度如何,因為正式資源的不足,所以姊妹們尋求非正式資源如朋友等相形來說更為重要。

    如果姊妹暫時沒地方可以去,庇護所會考量姊妹的經濟狀況、支持系統、能不能接受庇護所的距離及需和其他陌生婦女相處、分擔工作等等因素,當然還有節目中提到的,很實際的床位問題,所以被打的程度和能不能住庇護所一點關係也沒有,也有受暴相當嚴重的姊妹選擇和朋友一起住的。

    庇護所的設計原本就不是提供受暴婦女長期居住的一個地方,而是在短時間內可以有個安全的地方能夠溫飽、緩解家庭衝突帶來的壓力與緊張,在庇護期間思考未來的生活方向與出路,如:與先生的關係、找工作、找房子等等。

    如果是長期庇護,反而讓受暴的女性容易依賴,減少了學習獨立生活的成長機會。所以,離開庇護所後的生活,是必須有一定的考量與規劃,庇護所的社工也會與姊妹討論,如果真的超過最常的庇護期間無法繼續住下去,庇護所社工也會和姊妹們討論未來的居住所,協助提供相關資源。

    總而言之,庇護所都是短期、暫時的,只是提供一個短暫的生存與生活空間,姊妹們最終還是得回到一般的生活場域,最重要的還是思考如何遠離先生的暴力!

    回覆刪除
  4. 感謝明惠,有明惠真好!(我們讀書會等妳很久嚕~)

    回覆刪除

記得留言的時候請選擇【名稱/網址】這個選項哦!
這樣才可以清楚知道你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