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姐妹共渡的一千七百多個日子…

文/黃芷嫻
假日習慣熬夜到天亮、一路睡到自然醒的我,在三月十三日的凌晨,「特地」選擇「不睡」以保持「清醒」。天才剛亮沒多久,板橋火車站外面連路人也很少,我大老遠就看到一個揹著大包小包行裏的采羚「婆婆」──因為身負重物而無法以妙齡之姿行走──迎面而來:袋子裡裝的全是晚上表演的道具與服飾。采羚一看到我就說:「什麼時候要表演啊!我好緊張喔!」第一天晚上,劇團姐妹在「紙教堂」演出「雨中的風箏」,當安安說:「我不要再吃地瓜稀飯了」、在機場與媽媽分離的場景及最後媽媽的逝世,都讓我再次掉下眼淚。姊妹們演活了戲劇,也演活了她們的人生。

記得以前北辦主任佳臻在介紹我的時候常說:「芷嫻是我們元老級托育志工」,我赫然發現(可能很多人也沒發現,哈哈):「原來我這個老屁股,一直忘記正式加入會員耶!」。參與姊妹會快五年,今年的「會員大會」對我來說特別不一樣:這是我第一次離開「小朋友」進入「大人」們的開會現場。梅花和阿竹當選這次的理監事,她們很可愛也很有默契的跑來向我們說:「不好意思,把你們的名額擠掉了」,小嗆及曉鵑則告訴她們:「我們的夢想是,有一天,所有的理監事都可是姊妹!」。


在永和社大翻譯課時,見到好久不見的榮細,一看到我便說:「小朋友很想你也!」,芳芳和媛媛竟然也還叫得出我的名字;因「打水仗」而結緣的嘉駿也長高好多,像個大孩子;好久不見的宸宇也變得胖嘟嘟,很討人喜歡。看到孩子們從幼稚園上小學、從低年級變成高年級,才發現自己已與大家共渡這麼多年的美好時光。我是個愛哭鬼,可是我發現,在姊妹會裡大家的淚腺都特別發達,除了金枝堅持自己是眼睛會「流汗」外。我發現,我們的「哭」是因為我們有「愛」及「付出」:因為大家一起為姊妹會的目標努力、一起分享生命的喜怒哀樂、一起走過這幾年的歲月,所以,「個人」的故事都成為「大家」的故事,就像佩香所言:「因為有姊妹會我才能支持下來」。我們的「愛哭」是因為我們被「愛」包圍。姐妹們,我們要一起努力喔!希望往後的日子裡,我還能一直有你們的陪伴!

1 則留言:

記得留言的時候請選擇【名稱/網址】這個選項哦!
這樣才可以清楚知道你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