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個案研討會之初體驗

(「黑戶?身分?希望在何處?~新移民處境調查分析座談會」心得)

文:南洋台灣姊妹會實習生 長榮大學社工所陳繪文

這應該是我的個案研討會”初體驗”吧!老實說,剛看到議程的時候,有點愣了一下,這好像跟我想像的個案研討會很不一樣耶,既沒有家系生態圖也沒有處遇方法的檢討,很納悶這樣的研討會會有共識嗎?但是當天的會議下來,卻覺得這樣的研討反而激發出更多火花,我想最主要的,或許是因為整個討論的參與式精神吧,沒有誰是主體誰是客體,除了提案人外,在場的人士也可以一起思辯、提問、回應,直接針對案例背後所代表的制度性扭曲,提出批判與質疑,因此整個過程一直都很有張力的,有訴求的。

以往的個案研討,可能只是充其量地檢討怎樣在制度內充分地整合資源及反省處遇策略來達到案主的利益,但是這或許忽略了,制度本身可能就是阻礙案主利益的最大幫凶。然而,姊妹會這次的研討會卻是「見樹又見林」,特別針對一些特別的案例來整理出許多移民政策制度的未盡之善,讓移民署能夠盡快提出改善。會中印象深刻的莫過於,看到了少部份移民姊妹因為外力導致(家暴、喪偶)失去原來的婚姻關係,但是法令卻規定這些姊妹必須依照一般外國人規化條件來申請歸化國籍,然而,若進一步思考,假設是本國婦女面對家庭變故,可能除了要面對經濟壓力與雙重角色之下社會心理調適過程,若有小孩還得工作忙碌之餘照顧子女,處境就已是相當困難了,那麼何況是沒有身份證又需要幫助的移民姊妹呢?(國內的社會福利大部分仍須以身份證為基礎),恐怕是面臨更加劣勢的狀況吧,這時若還要她們回到一般外國人身份來歸化,難道意思不等同”運氣不好的姊妹就必須淪為次等國民嗎”?


印象還很深刻,上個學期的社會運動課程老師找了社運人士來分享,本以為只是什麼甘苦談,卻沒想到分享當中卻不斷挑戰著社工的助人工作,令我坐立難安,同樣是社工背景的她當時候說一句重話了:「社工們曾幾何時為案主權益集結遊行過了?」然而,這次的研討會,雖不是所謂的”社運”,但我看到了另一種不太一樣的集結方式,當天在場來了很多來自直接服務的社工,有的甚至大老遠跑過來,真的令人十分動容,我想這就是對於助人工作的突破吧!因為面對處於社會結構劣勢的團體,不僅要充權個人,還需要集結大家的力量來監督國家的移民政策走向,才有可能創造利他的局面。期盼姊妹會下次舉辦的個案研討會,有更多從事移民工作朋友參加,讓我們有機會在一起互相打氣、一起勉勵、一起思考我們的移民政策還要往哪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記得留言的時候請選擇【名稱/網址】這個選項哦!
這樣才可以清楚知道你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