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草根民眾的力量,於是「慢慢來,比較快」~2009年Cordillera Day與菲律賓組織參訪簡介暨心得

文:北部辦公室專案社工 鄭詩穎

「不論在世界的什麼地方,都像在古巴一樣,反對惡勢力與不公平的制度的決定權總是屬於人民,人民必定取得勝利。」~切‧格瓦拉《Che語錄》p.94
第一次聽到Cordillera Day,是2008年在中山北路的雙城公園,那是首度的「台灣Cordillera日」,也是我第一次聽到菲律賓原住民遇至的種種壓迫、菲律賓組織工作的綿密神奇。很難想像,2009年,我竟然有幸能親身前往,經歷、體會。

而或許,人類有美化記憶的傾向。剛從菲律賓剛回到台灣的那幾天,重感冒讓我幾乎時時都在昏睡與嚴重咳嗽,不容易的清醒時間,耳邊卻不斷傳頌salidummay與remember your children(註一),連走在路上都會不自覺地雙手展翅,回味部落與數不清個Solidarity Night中會跳的「飛鳥舞蹈」。

回憶的此刻,從小在都市長大的我暫時忘卻了,沒有門與抽水馬桶的CR(註二)、深夜又濕又冷入睡的硬地板、從早到晚的燈光微弱、需要用瓢子舀的冷水澡(到了民宿是水量微薄的溫水澡。回到家洗到熱水澡的當下,真覺得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硬硬的不大熟的米飯和僅一兩塊肉的配菜...。腦海中浮動翻攪的,是堅毅年輕的組織工作者,不支薪,僅靠微薄的津貼維生,「運動與組織是一生的志業」,他們的堅持與驕傲;還有,部落人民的勇敢,勇敢地對抗跨國採礦公司、勇敢地與CPA(註三)合辦龐大的Cordillera Day、負擔大部分開銷;美麗有力量的歌曲、為人民服務的藝術;真正的草根人民組織;IBON的教育與培力工作、”even a farmer can understand economic concepts”……

而為了讓大家可能勾勒一個想像的藍圖(關於菲律賓行的樣貌),請容讓我瑣碎地回味步步足跡:

(一)BAYAN
BAYAN是菲律賓全國性的運動組織,進行工人、農民、婦女、教師、甚至公務人員的組織工作,其規模之龐大甚至成立了有一定的政治影響力的政黨,可謂十分十分驚訝:組織工作竟然可以作到這樣的地步──層層聯盟、層層草根組織!而在BAYAN最大的收穫,是區辨PO(people's organization,人民組織)與NGO(non government organization,非政府組織);兩者有何區別?簡言之,PO是由草根民眾組成的自主組織,而後者,則有些許知識份子代言草根民眾的意味。也因此,在看見一種與台灣經驗迥然不同,由下而上、向下扎根的組織型態中,愈能肯認與體會培力草根民眾的價值與重要。漸漸地,似乎較能體會曉鵑常常在說的一些概念與工作方法。

(二)IBON
IBON是個讓人心跳加速的地方。IBON民眾教育資源中心主任Mandy的簡介叫人熱血沸騰:研究不可能沒有立場,IBON的研究有偏見,偏窮人那一邊;研究是為了服務運動組織與草根民眾;IBON著力編撰國小到大學的教科書,在主流教育以外提供另類觀點,再者,透過教科書與賣書收益服務草根人民與運動組織。他們主張「參與式研究」—與民眾一起進行的研究,研究者與草根民眾一同勞動、一同耕種,透過貼近,探索真貌。他們相信:不是農民與工人對經濟概念沒有興趣,而是知識分子自行架設了極高的知識門檻,透過適當的方法,”even a farmer can understand economic concepts”。而除了研究,他們將研究成果帶到農田、到工廠、到鄉村,在離人民最近的地方進行教育、工作坊,培力。

(三)Acupan, Itogon, Benguet─參訪部落
在這裡,我們認識影響菲律賓山區原住民至深的open mining;「台北俗」的我經歷了好多、好多的「第一次」:第一次體會唱歌、跳舞、小米酒共杯在原住民文化的重量,第一次在Solidarity Night中感受歌曲舞蹈的感染力;第一次,目睹殺雞、嗅聞雞毛與垂死的雞被火燒烤的味道;第一次,看到一樓空空的工寮;第一次,看到露天無門「浴室」、第一次在野外尿尿。還有,當地阿姨熱情地招待咖啡,還有小朋友看到客人來,即刻去背無尾熊包包跑來跑去的驕傲。

(四)CPA
CPA,Cordillera Peoples Alliance,在BAYAN體系之下,是Cordillera地區的最重要運動聯盟,由Cordillera地區的許多農民、工人、婦女、兒童…的PO(人民組織)組成。對原住民而言:”Land is Life”,台灣與菲律賓面對的情況相似,土地的流失與被剝奪帶給原住民極大的壓迫,目標均是追求原住民的自治與自決。

(五)25th Cordillera Day
Cordillera Day的歷史脈絡,雅青去年的參訪心得(註四)已經說明地很清楚;特別介紹今年Cordi Day的特別之處,既往的Cordi Day是在一處舉辦,各地的人集結一地,紀念Cordi Day的重要意義,而經過先前的討論與決議,今年開始隔年分成六個地方辦理,因此,沒有往年的萬人鑽動,然而參與者仍然眾多,大人、小孩、風雨無阻,並且大部分的時候,都非常專心。參加Cordi Day的震撼一直到回國之後才漸漸發酵、顯露,強而有力的文化展演、共舞一直迴盪腦海。村落主辦的行政能力也讓人驚艷:雨天時,雨棚無法承擔積水,迅速處理與解決問題;上千人的大型活動,物質條件是台北的我們的無法想像,然而不論燈光、音響、螢幕…都是井然有序、有條不紊;就連分食也是,幾千個人,都是極有秩序地等待,不急不徐、不搶奪地傳遞與分享,最後一批用餐的人常只剩一塊肉和一堆不熟的白飯,卻也是沒有紛鬧。




(六)DKK的文化展演工作坊
DKK是Cordillera地區的文化組織,最後幾天,DKK為我們辦了兩天的文化展演工作坊,透過工作坊,試著揣想文化怎麼被運用在組織工作之上。說真的,書寫這些經驗實在太過勉強,如果你看他們的表演,那是種對文化能有的能量的震懾—文化,作為與社會對話、組織草根人民的能量。


這些、那些,在菲律賓、在回國的飛機上,我都以為那僅僅是種經驗。然而,直至此刻,人在現代化的台北,仍離不開DKK的音樂,浮動動人回憶,呼喚著,人民的力量。

一站一站式的參訪報告之後,如果總結地來看菲律賓行與Cordi Day最大的收穫,那是什麼?我想,那絕對不是技術性的或方法上的,菲律賓行對我最有意義的學習,是另一種世界觀的啟迪;我的意思是,DKK的文化培訓很寶貴、IBON的編寫教材很感人、BAYAN的組織方式很讓我非常驚訝、CPA的扎根十分值得學習,然而,卻不只是這些。

那麼,是什麼?

簡單地說,是對草根人民的相信,相信,人民有能力;相信,透過適當的方法,人民的意識會覺醒,智識可能建立,力量可以激發;相信,草根人民有分析問題、設定解決方案的智慧(部落的孩子、婦女都可以有條有理地告訴你部落發生了怎樣的事、open mining如何影響他們的生活;還有Mandy說的”even a farmer can understand economic concepts”);相信,唯有自立、自決才可能是最好。基於這樣的「世界觀」,菲律賓組織工作者的工作方法與台灣不同(註五),也基於這般厚實的信任,他們願意花極重氣力、時間,用「效率」換取培力草根人民、與人民一起工作。

因此,Cordi Day的參與者不是被「動員」來的,不是城市的組織或知識分子帶領、籌算、規劃行動策略與內容,而是由CPA與部落聯合主辦。部落人民是主要投身、參與、主辦、規劃的主體。個人主體成為歷史主體。對比台灣的運動,這或許是比較慢的卻是值得學習的路徑。

於是,我一直想到這句話:「慢慢來,比較快」。也想到,同行的原住民團體代表Mulas在DKK文化工作坊時,用一隻「海龜」比喻自己。甚至在工作會議時,姊妹會的工作人員滿枝謙虛她工作的速度像蝸牛一般,都讓我心震了一下。

最近,開始學習和姊妹們一起工作、一起寫案子…。對我來說這些任務不會太難,但是要帶著姊妹看補助須知、follow過去累積的資料、一起討論、執筆,著實是個挑戰,挑戰溝通能力、耐性、工作方法、時間分配、不焦躁與急功(試著,放下效率與績效),更是挑戰信心:骨子裡,你的相信到底有多少分量?

寫到這裡,我不禁微笑,這真是個太有意義的「回台功課」。


《註解》
註一:salidummay與remember your children是菲律賓文化組織DKK的歌曲,簡單、好聽、傳達議題,令人印象深刻。
註二:CR,comfort room,洗手間。
註三:CPA,Cordillera Peoples Alliance。
註四:請見
http://tasat.blogspot.com/2009/04/cordillera.html
註五:同行的伙伴佳平,在他的部落格這一篇記錄http://cstrc.twbbs.org/hcp/?p=423有詳細的說明(細論「BAYAN是草根群眾路線,而非政黨議會路線」那裡)。

1 則留言:

  1. 寫的真好,有分析,也有感情,
    建議詩穎投稿,
    大家幫忙想想投那裡比較好..

    雪慧

    回覆刪除

記得留言的時候請選擇【名稱/網址】這個選項哦!
這樣才可以清楚知道你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