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Cordillera世界

Cordillera世界,夏曉鵑世新社會發展研究所副教授,帶動了!其他學生或團體參訪菲律賓組織,南洋台灣姊妹會參與之一,今年也不例外姊妹會的工作人員與幹部理監事會一起出動啦!2008年4月我!邱雅青有小小心得讓大家睜開大眼看世界囉~ 又有機會出國囉!2007年前理事長林金惠和另一個工作人員吳蕙如去菲律賓的Cordillera,回來後跟大家報告,真的精彩,讓我越來越好奇,更何況這一次活動會把文化傳承放進來、了解根本問題。聽到文化我更有興趣、心動,更想要學習,今年終於可以參加了。

在出發前,我們先讀了CPA的背景資料,內容摘要如下:

CPA是一個由一群革新份子組織成的自主聯盟,他們大多來自菲律賓科地埃拉區的原住民基層組織。CPA擔負起推動並確保原住民權利
、人權、社會正義與國家自由與民主的任務。1984年在山省(Mountain Province)的Bontoc成立CPA,CPA主要是由參與科地埃拉人民會議的27個組織中推選出的150個會議代表共同成立,這些創立者主要為原住民領袖及運動份子,他們作為對抗先峰並成功地對抗世界銀行在科地埃拉區進行的Chico水壩計畫及Cellophil資源公司進行大規模的商業林木伐採開發並將此一反抗行動遍及整個科地埃拉區。
這段反抗發生在馬可仕獨裁統治期間,當政府和那些開發公司在科地埃拉地區進行破壞當地環境的相關計畫,而既有的政治軍事迫害則變得更為頻繁。因此,科地埃拉區的原住民需要增強其集體動員的力量,以促進並確保原住民的權利與人權。而這個剛成立的CPA正好符合了這項需求。
這些年來,CPA積極投入爭取原住民權力及相關議題的運動中。這些運動隨著各種山區原住民的組織工作加以進行,並透過教育研習及各式各樣的幫助與訓練來加以 建置山區居民的能力。CPA發展至今,個省份都設有工作站與分支,而組織主要的辦公室是位於Baguio(碧瑤市),目前已有120個社區組織、三個分別 在Mountain Province, Kalinga,和 Abra這三個省份的CPA分部、在碧瑤市的各種組織分部、在Itogon Benguet的都市自治分會以及青 年、婦女、長老、農人與文化工作者的聯盟這些分支,而除了六位秘書處人員與少部分專職人員是有少許薪資外,大多數成員均為義工沒有任何薪資給付。CPA, 可以看成是一個結合了多元議題組織的聯盟,尊重組織成員的獨立性並讓這些組織自主運作。然而它為這些組織在進行計畫時提供他們一個緊密的協調與合作系統。

今天,CPA已獲得科地埃拉區群眾運動的主要地位,並得到科地埃拉區的認可,同時它仍舊持續不斷地為原住民權利、人權、社會正義、真實和平與國家民主而努力。在這二十年累積的經驗與課題,CPA都將持續持秉持其基本精神與原則加以運作。

4月24日對菲侓賓科地埃拉的人民來說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日子。在1980的這天晚上,菲律賓軍第四步兵處的軍人在中尉Leodegario Adalem的指揮之下,向Kalinga省Tinglayan鎮Bugnay部落的兩間屋舍射擊。這次攻擊企圖射殺Kaling和Bontok族的兩位重要的反對領袖─Ama Macliing Dulag和Pedro Dungoc,他們反對由世界銀行資助,前獨裁者馬可士推動的奇歌河流域(Chico)水力發電水庫的建造計畫。Macliing Dulag是在Butbut部落備受敬重的頭目,於此次攻擊中彈身亡,而Pedro Dungoc則是倖存,隨後加入新人民軍(New Peoples Army,NPA),並英勇犠牲。


2008年4月20至29日,踏上菲律賓Cordillera世界,聽說2008年是第24屆Cordillera Day,在Abra省的27個治區之一Poblacion,Baay-Licuan舉辦,是由CPA(Cordillera Peopl
es Alliance)在Abra省的分會KASTAN及當地人民組織所主辦。我們團隊到馬尼拉機場後坐八小時車程才到Bangued市區,從碧瑤市區也需要六個小時車程,再搭四小時才到目的地,不管坐車多累,但是看到大家都很期待可以參加很盛大的人民集會活動,讓菲律賓的人民更瞭解自己的問題、分析狀況和操作運動組織,也更瞭解草根組織運動,像CPA組織聯盟一樣。

人的生命像河流,跟著命運走沒錯,但是不公平的對待為什麼不能抵抗?!對!CPA讓我看到這一點,要認命到什麼時候?人可以選擇不是嗎?在Cordillera Day裡讓我深深感受到人的生命、組織的力量、互動、
一體、參與、努力、傳承文化,參與活動的人民都靜靜的坐者參與到天亮,真是令人不可思議的事情,憑這一點就讓我思考在菲律賓的組織力量真的很強,每一位代表者都說『捍衛我們的權利、捍衛我們的人民、捍衛我們的領袖』。在大會當中我看到了怎麼規劃大型活動、結合,數千人的食物,安排外客住宿,在我們台灣是看不見的。

4月26至27日是組織參訪,拜訪了CPA中的不同聯盟組織。我們參訪了科地埃拉原住民女性聯盟INNABUYOG, 她們關注是女性移工、女性勞工、女性兼差、年輕女性、女同性戀、專業女性、夫妻、家暴,甚至於也培力老公。我很好奇我問了一句:「今天假如組織內部的人無 法繼續
參與,要怎麼處理這樣的狀況?」組織者回答說他們會進入家庭了解問題、找到問題後分析並找到解決方法,也說『家庭問題不是個人的問題,而是組織問 題,但是自己要願意說出來讓大家可以知道,才可以進一步解決』哇!哇!我自己在工作中看到很多事情無法解決,我就想我怎麼樣可以找到更好的方法協助我的工 作,但是很無奈,我能力還不夠到可以進入家庭,我回想我以前用的方式只得到個人信任感,我們都做組織工作但是往往都看到的只是個人層面的問題,我想這個問 題大家可以好好思考思考。

另外又參訪了一個偉大的組織,看到他們的力量、努力、認真,這個團體是:碧瑤市青年交流中心(Youth Center) ,他們主要服務的對象是各省的青年組織、學校的社團,甚至於組成全球的亞太青年網絡(APIYN)等等。1991年CPA成立青年委員會,是為了整合、串聯青年組織,也因為在會員大會中,發現沒有青年的代表,所以經過內部檢討,就進而改進成立青年中心;又在1998年發現青年的部門成長快速,也非常壯大,但CPA發現有太多的學生團體,所以成立一個聯盟可以協調和串聯青年組織的運作。2006年青年委員會改為青年中心,主要功能分為五點:第一點在於教育、藝術的發展 ;第二在於組織培力;第三在於運動、倡議;第四在於文化方面的發展;最後一點在於國際的串聯。他們的成長歷程,是CPA協助他們成立Youth Center,他們正在慢慢一步一步成長,一步一步學習到自己可以獨立運作。 我們還參訪了碧瑤市都市貧民聯盟ORNUS,這是服務菲律賓原住民都市貧民社區的組織。 

 
在短短10天讓我可以學習、思考更廣泛,從參與活動、參訪組織,英文不好的我真的很累,更累的是翻譯,但是路程中可以更了解什麼叫做團隊,我一直在想回台灣後我怎麼把我學習到的東西、感受讓大家都可以了解,希望讓組織越來越有力量去面對問題,例如:在Cordillera的組織運作是自己本身的人民參與組織,本身遇到問題而自己去分析問題並解決問題,反過來看我們台灣社會都是一些政府機關、學者、學生來做組織運動,像移民/移工組織來看都用一種我們來幫助他們的方式來成立組織,都看不到移民/移工當成主體,在南洋台灣姊妹會組織都一直培力姊妹們參與,希望我們自己慢慢可以分析問題,找出解決方向,大家來向前衝,有希望就會有未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記得留言的時候請選擇【名稱/網址】這個選項哦!
這樣才可以清楚知道你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