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隆外配中心來訪


文/南洋台灣姊妹會 實習生 怡如

這是來實習後第一次接待團體參訪姊妹會,除了活動中的拍攝外,自己也與來訪團體一樣,一起認識、瞭解姊妹會。來姊妹會後隨著每次的活動,讓我更加發現,以前在學校參與的新移民女性成長識字班,距離相差很遠,學校的成長班變渺小了。或許是以前有老師與學長姊會把許多事情的流程規劃好,而我們主要以教學為重。在當時的環境與學生的身份下,很多事情都不會考慮到、不清楚,只知道姊妹們辦身份證、在台生活是不容易、辛苦的事情,庶不知她們實際真正的感受與處境。

吳副處長致詞時有提到,自己的女兒嫁到瑞士也是外籍配偶,她非常能體會、瞭解姊妹們嫁到台灣所面臨的處境與心情。這讓我想到這星期的一篇報導異國難婚,主要對象是在說台灣女性嫁給歐美人或日本人的生活、相處問題。看完後感觸良多,同樣是異國婚姻,為什麼社會中仍然有許多人對姊妹們的態度很不友善,而許多規定與政策看似出發點是出自於善意,實際上卻是對姊妹們及家庭另一種壓力與負擔。因而使得姊妹們走上街頭,為自己發聲,然而相關單位卻沒有做出善意的回應。仍然常聽到姊妹被家暴、居留證被夫家扣留,都是為了取得身份證、為了孩子只能忍下來。

在談到中文班的部分,雅青說覺得目前在制定中文班或其他教育部政策都忽略了新移民配偶還需面對家庭的壓力,現在申請身份證的條件之一是需要累積上課時數72小時,藉由此規定鼓勵新移民來學習。但來學習的主因還是婆家和先生的態度,有些家庭根本不想讓姊妹拿到身份證,而72小時又可以學習到什麼?這樣的時間也不足夠。國語是我們常說的語言,所以我們會認為學中文是很簡單的事情,但我們都忘了小時候剛學注音到認國字的情形,這是不簡單的,因為國字與注音不像英文一樣,學會二十六個字母就可以學會英文單字。中文的文法也是不簡單的,只是因為中文是我們一出生就接觸的語言,自然而然學會的,不像外文是刻意學習而來的,所以才不會想到,中文也有文法存在。


換個角度去想如果今天我們去國外不論是移民、留學、結婚,任何情況之下要在國外長期居住、甚至居住一輩子,我們是否能快速、輕易學會該國的語言呢?至少我覺得自己做不到,因為除了學習語言,還要適應環境和思鄉的心情,和在當地要做的事情。這麼多事情接踵而來,還要學習是很辛苦的,而如果學習中又遇到障礙,而週遭的人沒有給於鼓勵,學習會變的很無力、灰心,甚至不想學習。姊妹們在學習中文需要大家的鼓勵、家人的支持,才能學的快、有自信。潘瑤說一路走來是一直不斷的培訓,學習而來的。覺得很重要的是,若不持續保持與社會接觸的話,會無法保持自我的進步。因此我覺得社會應該對姊妹們釋出友善的態度,而非老是打擊姊妹們的信心、譭謗她們,說她們是來騙錢、生的孩子是遲緩兒......等等。

最後在與來賓的問題互動中,移民署的基隆服務站謝主任提到制定這些法令的背景,當時讓人感覺不是很舒服。因為謝主任的態度很官方的說法,姊妹會當然是知道這些制定這些法令的背景,才會開始著手來討論要如何修定會比較適合,而非為反對而反對的行為,又不是暴民喜歡上街頭抗議。佳臻回應說我們知道財力證明的脈絡,日本的財力證明是在入境之前就要提出,台灣則是來台灣三年之後才要提出,這三年是如何生活過來的呢?如果以日本為例子,婚姻移民往往不需要財力證明,經濟移民才需要,為何我們不學。雖然不知道謝主任是否能聽的進去這些話,還是仍認為是姊妹們的自身問題,至少我們作出清楚的解釋與說明,一切由大家自己去評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記得留言的時候請選擇【名稱/網址】這個選項哦!
這樣才可以清楚知道你是誰…